Chocobo

I walked ten thousand miles. the thousand miles to see you

恭喜完结!最喜欢渡海医生了!恶魔😈的皮被剥下来默默抽烟流泪的样子真是太动人了!吹爆他演技!!!好想看第二季啊!tbs我等着你的好消息!!!(他的脖子上有一大片红色....对什么过敏了啊....)(不这图里并不是我cp....只是他笑的太好看)

和之前的不一样了啊(⁄ ⁄•⁄ω⁄•⁄ ⁄)

二宮さ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我觉得我还能喜欢你很久很久(⁄ ⁄•⁄ω⁄•⁄ ⁄)

oricon的采访,本人评论

(p1从推搞了大图...可以存无水印

櫻井翔さんへ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年男として素晴らしい一年を過ごせますように、いっぱい美味しいものを頂けますように、映画大ヒットになりますように、嵐もニュースキャスターもバッチリ完成しますように
応援しますよ✨✨✨

赢啦!!!!!おめでとう🎊🎉🎉🎉🎉素敵!!!やっば大好き!!!

💚💚💚💚💚

2017年你担当了红白歌会的白组司会,紧接着就是腹肌月九的男主。外出可破案居家可撩妹的适用性贵族太帅了~虽然剧情展开莫名其妙但是努力拍戏上杂志辛苦了。希望你来年也会有自己主演的电影电视剧。
ARASHI方面,今年没有solo曲,有一首c位的I'll be there,pv里面复古神秘的感觉太棒了,拍照那部分每个人又都超萌,像你本人一样既有阳光治愈的天然因子,器用和黑化时候也会超厉害一样。
和我担的UB跳的舞真♂是♂,八组里奶偶像宅和地下偶像小姐姐都超可爱的~甜品店副部长明年也要吃好多好吃的甜品,然后注意身体健康,18年也充满元气。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来年もいつも笑顔でいられるよう、頑張ってください💪まだまだ応援します❗

麒麟之舌9 上

一九三七年(昭和十二年) 七月

  在外边都可以听到的,直太朗的呼唤声

  “千鹤,鳗鱼饭做好了,吃吗?”

  “要吃—”

  宽阔的厨房里回荡着蒲烧的香味。穿着厨师服的直太朗面前的盛饭台上,放着三碗盖饭

  “又是新作?”

  抱着婴儿的千鹤在厨房露了面,两个人第一个孩子•幸的诞生是去年年末

  “睡着了吗?幸”

  “小幸刚喝了奶,正开心呢”

  “让我抱会”

  千鹤把孩子交给直太朗抱,看向盖饭

  “这是鳗鱼饭吗?”

  “很有意思吧?”

  确实,盖饭的表面看不到鳗鱼,只有白色的东西覆盖着

  “今天在日本是土用丑之日。为了出奶汁得加入鱼白才行”

  千鹤向三碗中的一碗伸出了筷子

  “好吃吗?”

  “哇—,超好吃,日本芋头特别好入口”

  “陛下也特别喜欢鳗鱼,夏天经常会吃到呢。试着在蒲烧鳗鱼上放了芋头”

  “和芋头混合在一起的是什么?鱼子酱?”

  “对,在这个城镇(哈尔滨)里,只有鱼子酱啊三文鱼啊的这种俄罗斯人喜欢的食材才比较便宜。在用汤煮开的山药里加入了鱼子酱和好好敲打过的山椒。每一种食材都用老酒煮过,作为隐藏味道。饭也好好的蒸过了,不可能会难吃”

  “那么多的美味催出来的奶水,这孩子吃了之后长大一定会变成美食家的”

  “在那之前,她身体里流着的可是我们两个的血,一定没问题的”

  二人凝视着在直太朗怀抱里笑不拢嘴的幸

  直太朗和千鹤来这里已经过了五年了。这五年里,没有回过日本一次。直太朗一直把自己关在厨房,制作着【大日本帝国食菜全席】的菜谱

  这五年里只有一次离开了哈尔滨。两个人还没有度过蜜月,于是在来满洲两年的时候,去了大连郊外的名胜地,星浦大和度假宾馆。南满洲铁路沿线的观光业在不断发展,面向外国观光客开放的【大和旅馆】也在满洲的各个城市建立起来。在那之中,两人所选的【星浦大和度假宾馆】,也是在本土都没见过的最高级度假宾馆

  而且两个人的蜜月,以把他一个人留在家里也太可怜了为理由,杨晴明也跟着去了。三天两晚的旅行中,两人跟以前曾经被当做大小姐培养的千鹤学了不少网球之类的活动

 但是,直太朗的休息只有那一段时间,之外就一直在自家的厨房持续的工作着。千鹤也不说一句怨言地跟着他

 

  “直先生,我回来了”

  穿着衬衫的杨晴明大汗淋漓的出现在了厨房后门

  “鳗鱼的香味都飘到了门外,好厉害啊”

  杨的手上,提着大量的蔬菜

  “南瓜的种子,找到了吗?”

  “你看,这里”

  杨的日语也越来越好了

  “哈哈哈,很好很好,多亏了杨,又可以增加一种农作物了”

  “赶快播种吧”

  “鳗鱼饭呢?”

  “那个一会再说。早播种的话就会早有收成”

  这样说了,杨就从厨房下到了地下,直太朗也跟在后面,地下的景象让人甚至怀疑起自己眼睛。

  高有三米多,广度却有一千平方米的地下空间。从天顶悬挂下来几束照明,地面上则全部都是土地,是非常出色的田地

  来满洲的第二年,为了能经常收获那些季节性作物,在三宅少将的资金支持下创造了这个空间。

  “这个南瓜,是第三十二种作物”

  杨一边撒着南瓜种子一边说。

  “杨,我在家乡也做了这样的地下菜园哟”

  “是吗”

  “故乡在日本的北方大陆,虽然做不到这么大规模,但是在田地的尽头挖了个洞”

  “在那里种了蔬菜吗?”

  “白芦笋。在德国,奥地利那边,有叫spargal的春天的果实。日本完全没有入手渠道,所以自己种了试试。这里虽然在用照明提供光照,芦笋却因为需要昏暗反而选择了地下环境。没想到那个时候的经验会在这时候派上用场”

  直太朗用手碰触着这个时候本不应该存在的萝卜的叶子,自豪的这样说。其实这个地下菜园,是直太朗考虑设计【大日本帝国食菜全席】不能缺少的东西

  三宅少将的指示,是要以日本料理为中心做出超过满汉全席的二百道料理,这一个条件而已。

  直太朗最困扰的是,这二百道料理要如何构成。在这里采取的,是日本的四季这个形式整体由【春】【夏】【秋】【冬】这四部分构成。每部分五十一道,总共就是二百零四道,超过了三宅少将要求的二百道。

  但是,如何入手四季特有的食材是个问题。这个时候诞生的就是这个地下农园。在这里,即使是在零下三十度的哈尔滨的冬天,也能收获盛夏的食材。

  关于鱼贝类的保存对策也有了。两年前,本地的百货店开始贩卖叫做【日食家庭冻鱼】的冷冻好的解体鱼和鱼切块。虽然冷冻技术刚刚开始发展,但是在渔业基地的大连有巨大的冷冻库存在着。向那里拜托了不管怎么样都想要入手的鱼贝类的寄存。而且为了运用在竹笋和松茸这种不能在田地里收获的东西的保存上,直太朗不断研究着这种保存方法

  然后关于肉类...直太朗问在地下农园播着南瓜的种子的杨。

  “黑猪怎么样了?”

  直太朗将日本代表的黑猪和名古屋肉鸡寄养在了当地的中国人的农园里。

  杨的表情变得可怕了

  “怎么了?”

  “寄养了黑猪的农家,被关东军赶跑了。那块土地现在好像变成了日本来的农民的东西”

  “怎么会这样.....”

  直太朗也说不出话来

  “自己耕种的土地,全部被关东军夺走了”

  这个时候,正是开拓移民团从本土不断来到满洲的时候。为了这些开拓移民团能得到土地,关东军把中国人的农家不断轰走了。只有满洲帝国繁荣才能制作出的菜谱【大日本帝国食菜全席】,直太朗间接感受到了强迫中国人牺牲的自身的可悲

  或许是察觉到了直太朗的心情,杨一边在农院洒水一边提高声音说

  “直先生,这些蔬菜的出场是什么时候呢?好期待啊”

 

  现在为止感受到了【大日本帝国食菜全席】要登场的,是三年前溥仪登上皇位的继位式那仅仅一次。那之后,虽然溥仪有去日本拜访,但是天皇陛下驾临满洲的消息一次都没听说过。

  就算是这样,直太朗也丝毫不懈怠的使菜谱日新月异的进化着。

--------果咩...tbc...---------------

 

麒麟之舌8 (下-之下)

  “那,那个孩子现在还活着吗?”

  “那个孩子还健不健在我也不知道,千鹤回国几年后在横滨过世了,那时候曾经把那孩子在我家寄养过一段时间。”

  “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啊”

  “我觉得应该是幸初中的时候,但只是一小段时间”

  “然后就立刻离开了这里是吗?”

  “是,幸在这里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

  “不太好的事情...是吗?”

  “嗯。遭过好几次贼。这片街道很少发生这种事情所以记忆犹新。家里被翻弄过了,她的房间尤其是被翻得乱糟糟的。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好几次”

  “目标是那孩子吗?”

  “最后并没有抓到犯人,所以不太清楚...幸可能是觉得给我家添了麻烦。就从这里离开了。那是最后一次见到她”

  “之后就没有再回过山中温泉是吗?”

  “嗯...”

  在山形直太朗的女儿幸身边发生的盗窃事件,佐佐木任自己的想象膨胀开来。被当成目标的,说不定会是从千鹤手里遗赠的【大日本帝国食菜全席】的菜谱。

  但是,是谁为了什么做出这种事情完全想象不到。而且,这个想象如果不以幸手里持有那个菜谱为前提的话完全无法成立

  “绢代女士知道幸女士的联系方式吗?”

  “一直都有寄来贺年片,但是这几年彻底没有了”

  贺年片断了,是因为山形幸已经死了吗?绢代说着贺年片放在了二楼而上去寻找了

  绢代很快就回来了

  “没找到贺年片,但找到了我先生的手账”  “啊”

  佐佐木从绢代递过来的手帐中的一页里发现了【山形幸】这个名字,旁边记录着电话号码

  “我先生有可能瞒着我,和幸有来往...”

  佐佐木没在意绢代的话,把电话号码抄到了自己的手帐上

 

  已经是只能勉强赶上小松机场今天最后一班飞机的时候了。

  “今天忽然来访真的是非常抱歉”

  “没事,并没有造成什么困扰。但是,佐佐木先生今天能来真的是太好了”

  绢代站在店门口深深的低下头

  “今年我先生过世正好十年了,这十年来,我一直在意着一件事情”

  佐佐木虽然很担心飞机的时间,但还是决定再陪绢代说一会话

  “其实,把幸从这里赶出去的…是我”

  “诶?”

  对于这突然的坦白,佐佐木很惊讶

  “对二哥的死最震惊的就是我先生了,比婆婆程度更深。一直都是一副深受打击的样子

  然后,对那孩子来这里这件事最开心的也是我先生。当成最喜欢的二哥的替身了吧。我丈夫非常宠爱幸,比对待我们自己的儿子还要更加的…

  所以,发生了那种盗窃事件,我放下心来了。这样就可以把这个祸害赶出去了。只要那个孩子不在,我的丈夫一定会变回原来的样子

  我不断的跟幸说你不是应该在这里的人,不断的说,不断的说。然后那个孩子就自己走了

  之后,我丈夫又变回了仿佛失去了人生的价值一样半死不活的状态。会去的地方只有那片白芦笋田了

  咽气之前最后的遗言也不是关于我们儿子的将来,而是那片白芦笋田就拜托我了。我非常的沮丧。说起来很不好意思,我深深的嫉妒着身为异性的二哥。

  但是今天和佐佐木先生说了不少关于二哥的事情后,我释然了。那个人最喜欢的二哥其实是那么出色的料理人。那个人仰慕二哥是肯定的。支持着这样的丈夫的人,除了我没有别人可以胜任了

  成功的把幸的联系方式给了佐佐木先生。总感觉,今天一天一下子赎了不少的罪

  佐佐木先生,真的是非常感谢。跟幸联系上了请一定要传达我的问候。”

  绢代不断的鞠躬,送走了离开店的佐佐木

  佐佐木坐在离开店的出租车上,在脑中描绘着山形幸的形象。父母相继去世,孤身一人的少女,被寄养在亲戚家。最后也因为不断发生的不可思议的盗窃事件而失去了容身之地。

  【大日本帝国食菜全席】的菜谱,真的会把它的持有者带上不幸的道路吗。佐佐木想到这里不禁苦笑

  千鹤如果没把菜谱带回日本的话,更进一步地说她如果没把菜谱托付给女儿幸的话,一切就全部打了水漂。佐佐木还有好长好长一段工作要做。

 

 

 

-------晚上应该还有一章-----

 

 

Bartender

私人调酒师什么的真是太美好了,一不小心就编了下去
不知道会有多长,后面其实没啥计划
借用了小酒保的标题,佐佐仓先生非常苏了
后面应该会有sj,注意避雷
(本篇人物性格以及所说所做全部为本人一己所见,说人话就是,ooc)

Chapter 1-1
相叶雅纪今天起了个大早。
按下闹钟,冲去洗漱,换了衣服,早早的出门了
本来他的工作并不需要他起那么早的,所以他不小心有点赖床,时间一下子变得紧迫了
大学时候的兴趣是调酒的他凭借这个一技之长毕业后直接去了学长大野智的酒吧工作。酒吧一般都是晚上营业,他中午起都没有问题。可是一周前大野忽然宣布他要去国外参加什么钓鱼比赛,店要关门大吉了。
习惯了不着调的店长时不时失踪个几天去海上钓鱼,相叶雅纪以为这回他也只是想与鱼在海上浪几天。直到他隔天再来店里,却发现店门口贴了个租赁
相叶雅纪一下子失业了。除了调酒之外他已经好几年没碰过别的了,现在再去找别的工作一点也不现实。
在家里躺了几天。他终于打开店长临走前给他的那封信,记得那时候说这是给他找的工作
信上只说了有个大野的朋友想要找个调酒师并列了串电话号码,对方叫什么名字却完全没写
相叶照着那串号码拨了过去,说明了来意,对方自报家门的时候吓了他一跳
“您好,我是二宫和也的经纪人。二宫先生曾经跟我提起过大野智先生的事情。请您稍等我把电话转接给他”
二宫和也是谁?是现在最红的青春偶像。唱歌跳舞演戏无所不能,开场演唱会票价飚到天上还抢不到,演个电影被各方名家称赞还搬回来两座影帝奖杯。相叶去个便利店都能在货架上看到每周必买的jump旁边摆了不少二宫和也封面的杂志,路过的少女们抱着杂志,眼里粉红色的爱心几乎要具现化
这样的二宫和也怎么会有他一个除了调酒啥都不行的人什么工作呢,相叶很方,他想把电话挂了,哪怕明天开始去其他的酒吧找工作呢
还好这个时候那边又出声了“您好,我是二宫和也”
!!!“您好,我是相叶雅纪,您认识大野智吗”
“啊,大叔啊。认识的,怎么了吗?”声音慵懒得挠耳朵,但确实是那个打开电视就能听到的声音
“我是在他开的酒吧里做调酒师的,前几天他忽然出海了,关了店。走前说给我找了工作,给了您经纪人的联系方式,请问您对这件事有没有什么头绪吗?”
“唔嗯...啊,想起来了。之前跟大叔提到过想找个私人调酒师来着。”
居然真的有这件事,而不是大野喝醉了什么的真是太好了,相叶一边庆幸一边开口“请问您还需要吗?”
“嗯...好啊,跟我经纪人讨论一下面试的时间吧。排名战马上就要结束了,我得刷刷分”
“好的,谢谢您”
电话那边又在转接。相叶却想着排名战什么的,果然二宫和也是和电视上的形象一样的爱玩游戏
跟经纪人商讨的结果就是今天去面试。他得到的地址是某高级住宅区,离家并不远,甚至不出一个街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