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bo

I walked ten thousand miles. the thousand miles to see you

麒麟之舌3

二〇一四年  六月

  佐佐木充上午到达了北京机场

  夏日强烈的太阳光已经覆盖了不知道梅雨为何物的大陆。和电话里所说的同样的涂成黑色的高级车前来迎接,穿着西装的司机握着一张写着“佐佐木阁下”的纸站在车旁

   “我是从日本来的佐佐木”

   “欢迎您”

  司机打开了车门,在后边的位置落座后,佐佐木问

   “这辆车,是开向哪里的呢?”

  但是,是司机听不懂日语呢,还是被指示了不能说出任何情报呢。缩了缩肩膀什么都没有回答。

  这还是第一次来北京,雾霾的那边,象征着现在中国国力的高层建筑群矗立着。

  包括司机只有两人的车厢里只有沉默在不断继续着,这个时候佐佐木心里并没有不安,不如说只有好奇心在不断膨胀。

  车从电视中见过的天安门广场中穿过,在北京的中轴线上行驶着。从机场出来五十分钟左右,佐佐木坐的车驶过了重重戒备的大门。

  门口虽然有写着名字,但是佐佐木看漏了。通过了大门的车缓缓前进着,佐佐木将窗户稍微开了一点点,看着外面的景色。广大的地盘上点缀着不少中国风啊西洋风啊能感觉到历史的建筑。树木被好好的护理着。池塘和桥也在庭院中随处可见,和喧哗的北京街道的仿佛是完全不同的空间。

  但是,进入了这个地盘后,佐佐木的情绪明显出现了下降。要说为什么呢,平常【最后的料理担负人】前往的地方都是医院或者看护设施,很少被请到家里去。这回也设想会是北京的大医院,这里并不像是会出现死期将近的病人的地方。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呢

  问司机反正也得不到回复。佐佐木把这个基本的问题埋到了心里。

  车在这之间一幢非常雅致的旧洋馆前停下了,入口前有一位戴着眼镜的年轻男性站在那里。

   “欢迎您来到北京,我是刘泰星。在电话里失礼了。”

  刘梳了个大背头,穿着大概是中国制的利落西装,设计一般的皮鞋站了出来。佐佐木一边想着中国的精英大概就长这样吧,一边观察着他。

 

  被刘带到的地方,是一个小小的接待室。

  日用品到照明用具都是古董品,佐佐木坐的沙发也是,蒙了黑色皮革的有年代感的物品。刘秘书用和电话里一样的流利而快速的日语开始说了起来

   “我之前在日本的北海道大学留学了两年,札幌净是好吃的东西,成吉思汗啊味增拉面啊,因为太喜欢了所以经常吃。佐佐木先生也是札幌出身的吧?”

  刘关于这次突然的委托一点都没有道歉。然而,让佐佐木忽然警戒起来的是【札幌】这个地名。

  看来这个人调查了自己的过去,佐佐木是札幌出身这件事情除了身边的人没几个知道的

   “佐佐木老师,请放松下来”

  用札幌这个字眼让佐佐木开始戒备,这回甚至加上了【老师】这个敬称让他放松下来。中国人喜欢这样的做法吗,就算是这样这回的委托人也是相当难对付的对象吧,佐佐木开始有些混乱。

  刘用浮着茉莉花的茶壶向佐佐木面前的杯子里注入了茶水。

   “您应该发现了吧,这里是【钓鱼台国宾馆】。日本来说是迎宾馆那样的地方。大小有四十三万平方米。一九五九年开始迎接国家级宾客。现在则也接受一般的客人住宿。”

  终于明白了这是什么地方。迎宾馆里会有一流的主厨这种事情虽然可以理解,但是死期将近的病人会在这种地方却不太能理解。刘迅速的又接着说了下去

  “在这个钓鱼台有很多从中国全境经过严格的程序筛查的一流厨师聚集在这里。这回希望你再现料理的,是他们中间的大师。杨老师,杨晴明这个人。”

  佐佐木当然并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佐佐木老师,请品尝一下这个茶,您应该会喜欢的”

  和劝说的一样,佐佐木喝到的茉莉花茶的确是在日本从未遇到过的芳香与甘甜。茉莉花茶安抚了他冷静不下来的心情。

   “那个,那位杨先生是得了重病吗?”

   “对了,佐佐木老师曾经为之做料理的对象的确都是死期将近的呢。但是杨先生还非常健康哟”

   “诶?”

  佐佐木不由得发出了很大的声音。

   “但是,已经九十九岁高龄了。说想在还健康的时候尽快吃到记忆中的料理。”

  佐佐木脑海中出现的疑问被一个一个击溃了

   “那么,那么优秀的料理人,还健康的话,料理不是自己也可以做吗?”

刘像一直在等这个问题一样的在听到的时候瞬间大幅度的点了头。

   “您说的是,可是这回的料理是日料。杨老师断言说说,只有佐佐木老师才能做得出来”

   “是这样啊”

   “来说明杨老师的事情吧。会稍微有点长请您谅解。杨老师是非常年轻时候就开始跟在紫禁城的御膳房工作的宫廷料理人开始修行。佐佐木老师知道溥仪皇帝(清朝最后的皇帝)吧?”

  当然知道了,佐佐木开始对这种应答的方式感到厌倦。

   “对,电影《末代皇帝》的溥仪皇帝。皇帝在清朝灭亡了之后,移住到了满洲国。杨老师被师傅推荐去给移住到满洲国的溥仪皇帝做饭。”

  佐佐木所持有的关于满洲的知识,只有来自于不擅长的世界史里面的一点点记忆,和刘刚才提到的电影《末代皇帝》。电影里面好像有尊龙和坂本龙一的出场。

   “杨老师在那里不仅担任了溥仪皇帝日常饮食,还肩负了来宾的食物。听说他的水平甚至受到了当时日本陆军的好评。然后,他从军队接到了一个重要的委托。”

  佐佐木一边想着‘喂喂,变成了相当大规模的话题了嘛’,一边听着他的话。发现被古董品包围的这个房间给人一种穿越了时空的错觉。

   “佐佐木先生知道满汉全席吗?”

   “这个倒是知道。”

  佐佐木之前有过因为朋友提出赤坂的中餐厅有【满汉全席】所以陪我去被邀请过。有四十道以上的菜品。可是价格也有十万以上所以拒绝了。

   “满汉全席是清朝皇帝让宫廷厨师做的,世界最大规模的餐食。从中国全境选取的最高级的和最珍贵的食材。吃的话需要花费三天左右。

  杨老师被师傅教过,可以做出全部的菜肴。现在中国也是少数的人才。但是问题从这里,从这里开始。

  其实,是有日本版本的。”

   “满汉全席的日本版?”

   “正确的不是有日本版,而是在日本军队的命令下制作的。”

  那么厉害的日本料理全餐真的存在吗?如果是事实的话,做日本料理的佐佐木也应该至少听过一次。

  但是,就算努力检索过去的记忆,也没有发现丝毫线索。

   “满汉全席的日本版,叫做‘大日本帝国食菜全席’”

  【大日本帝国食菜全席】这个名字当然是第一次听说,刘的话好像是告了一段落,作为休息喝了一口茶。

   “那个大日本什么什么的料理的食谱,是杨老师做的吗?”

   “不,杨老师只是助手。就算只是助手,这个食谱没有杨老师也不能成立。然而因为是日本料理,所以那个企划的中心不是日本人不行。

  那个日本人,叫做山形直太朗。

  听说是为日本的天皇陛下做料理的宫廷厨师。那位山形先生从日本去到满洲,全权担任了这一历史级料理。

  但是,满洲本身短短十三年就灭亡了。简直是幻觉一样的国家。【大日本帝国食菜全席】也和它命运相同,变成了幻觉一样的菜谱”

   “很抱歉,这是太平洋战争时期的事情吧”

   “嗯,大概是满洲事变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候的事情。”

  在那种动乱的时代,这种大规模的料理真的存在吗?佐佐木很难想象出来满洲这个地方。只能感受到心中的不安不断扩大。

  佐佐木左手抓着脑后束着的头发,这么问刘

   “总不会是想让我做那个日本的满汉全席吧?”

  满汉全席那种高水准的,料理数量那么多的一旦开始复原就需要多少个月,甚至多少年的时间。就算是二百万的报酬也完全不合算。

  在刘要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咚咚咚的,接待室的门被敲响了。

   “请”

  听到了刘说的‘请’意思的这句话的女性从门进来,向刘的耳朵小声的说着什么。听完后,  刘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向佐佐木说

   “杨老师好像到了,我来为您带路。”

  刘向佐佐木招手。

 

  有着杜鹃啊梅花雕刻的,沉重的对开门

  这个门位于洋馆最深处。刘缓慢的打开了门,那里是有三十叠那么大的大房间。

  门的对面有到天花板那么大的玻璃窗,从玻璃窗可以看到中华风的庭院。房间的一半都是客厅,放着木制的桌子和沙发。房间里放的都是古董品的中国家具。墙边的大架子上,放着象牙和水晶的雕刻啊壶啊那样的古董品,也有景德镇产的餐具之类的。

  房间剩下的一半则是餐厅,放置着大大的桌子和十张椅子。应该是给特别的客人准备料理的吧。最里面的墙壁上装饰着毛泽东的肖像画。

  肖像画跟前,穿着人民服的个子有点矮的老人背冲着这边,房间的角落里挂着的鸟笼中,鹩哥就像是代替老人一样一直看着这边。

   “我把佐佐木充先生带来了”

  就像是等着刘这句话一样,老人转身朝向这边,佐佐木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

   ‘这位老爷子好像在哪里见过’

  但是并没有那么简单想起来究竟在哪里见过。能确定的只有并不是太久之前的事情。

  老人仿佛读懂了佐佐木的表情,开口这样说了

   “在周先生的葬礼应该见过的,我是杨晴明”

  佐佐木记忆中似乎见过的确实是周蔡宜的守灵夜。而且并不止是见过

  大陆长大的样子,戴着圆圆的眼镜的瘦瘦的老人的确有出现在周的亲戚当中。佐佐木还想象过这个老人对料理的爱好。

 

  虽然猜对了他是一位料理人,但是他觉得年龄顶多也就是八十岁左右。没想到居然快要一百岁了。虽然很小只但是背却好好的挺直着,尽管看着瘦小但是也有肌肉。更何况从圆形的眼镜里射出的眼神,那是只有在历经百年人生的人才能拥有的。

  君临中国料理界的人,这回的委托者继续说着

   “葬礼的时候,我虽然在周的亲朋好友里面,但我并不是他的亲戚。只是和他们的家族关系密切。

  那个时候从周美子女士那里听说了佐佐木先生是很厉害的料理人。就觉得一定要把我【最后的料理】托付给他,于是从美子女士那里问到了电话。”

  杨的话语里面虽然还是有中国人特有的发音,但是一个字一个字发音都很准确,听起来清楚明白。应该都是多亏说话时候的呼吸很精妙吧

   “请坐吧,然后请放松下来”

  看来,刘说“放松下来”这样的话应该是这个老板的影响。佐佐木一直看着杨,在桌子另一侧的椅子上缓缓的坐下来。刘从刚刚进来的那个门离开,大房间里只剩下了杨和佐佐木两个人。

   “我在这个钓鱼台做厨师长兼顾问已经三十年以上了。四川省的大山中或者香港,上海那种大都市的各位优秀的厨师聚集在这里”虽然有数百人,但净是特级厨师,一直在指导这样的孩子们厨艺呢。

  这里的客人也净是VIP。对于中国来讲很重要的客人由我来招待。日本的总理,从田中角荣先生开始,大家基本都吃过我做的饭。”

  对于自己是中国顶级厨师的自豪什么的跑题了吧,佐佐木这样想着。背对着毛泽东的肖像画,感觉杨现在甚至正在代表中国全体人民讲话。

   “在漫长的人生中使用了各种食材,做了各种料理

  但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候是伪满帝国时期。

  和日本的山形直太朗先生在一起思考料理的时候。两个人一起花费了长时间制作的【大日本帝国食菜全席】”

  刘用的是“帮助制作”这样的表现,然而本人用的是“一起制作”。回忆之中包含的心绪不一样吧,在佐佐木听来倒是很好的故事。

   “【大日本帝国食菜全席】是很优秀的料理

  被伪满帝国的关东军拜托,在料理上也花了不少钱。

  日本料理在世界上都是享有名誉的。佐佐木先生也是日料的行家,看到那个菜谱一定会兴奋的。”

  的确是很好奇,在战争时代发明那样的料理这个想法就已经很让人惊讶了。但是,感觉不到和自己工作的关联,这么具有历史意义的料理,不应该去拜托哪个大学的饮食文化研究社团比较说得过去吗?

  而且,报酬是二百万日元。如果那个【大日本帝国食菜全席】有五十道菜品的话,每一道就是四万日元。平常一道菜的报酬是一百万。如果食材也是像满汉全席那样的珍味的话,寻找这些食材有多难也是显而易见的。

  佐佐木在心中敲起了算盘,已经觉得这是笔不合算的工作了。

   “怎么样?有兴趣了吗?”

   “啊,嘛,好厉害的料理啊”

   “你能这么想就太好了,但是,有一个很大的问题,菜谱并没有被留下。”

   “没有菜谱吗?”

   “就是想让佐佐木先生帮我寻找那个啊”

   “诶?寻找菜谱?”

   “佐佐木先生到现在为止,一直在没有菜谱的情况下再现了各种料理。这是非常厉害的才能。但是【大日本帝国食菜全席】菜品数很多,没见过这样的菜谱,我们制作的菜谱是完美的。”

  佐佐木已经决定了不管这件事情。也决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已经没有和刘交谈时的动摇了。只是想再陪伴一下这个老人的游戏。

   “菜谱是丢在了哪里吗?”

  杨摘掉了他圆圆的眼镜开始了一个长长的话题

   “满洲帝国最后的结局很是凄惨。当时,满洲的日本军队把所有的军队和战车还有飞机全部派往了南方战线

  剩下的全是老人和参军的农民。被征兵的农民只听说了要带着菜刀和啤酒瓶子就来集合。菜刀被捆绑在棍棒的前边做成了枪,然后把啤酒瓶子做成了火焰瓶。

  这时候苏联破坏了条约开始从满洲的四周大举进攻。兵力非常强大。五千辆战车,五千架飞机,七十万军队。菜刀做成的枪怎么能赢呢。

  而且,因为日本的战线从国境推到了朝鲜半岛的入口,苏联军毫发无损地将伪满洲国雪崩一样的摧毁了。满洲的日本人四散开了。”

  佐佐木也知道原伪满洲国的日本人逃到了西伯利亚,并且又付出了大量牺牲才逃回了本土。

   “溥仪皇帝逃离了日本军队,在奉天被苏联军抓走了,奉天就是现在的沈阳。”

  就像是在朗读历史教科书一样,佐佐木微微放松了自己聆听着

   “然后,苏联军进驻了,在这个时候,山形直太朗也丧命了”

   “诶?他死了吗?”

  对杨来说这是很痛苦的回忆。但是问题是菜谱的去向。战争结束的时候山形持有菜谱的话,难道是被苏联军拿走了吗?

   “菜谱共有四本,应该全部都在日本。”

   “在日本?谁把菜谱带回去了吗?”

   “山形先生有妻子的,叫做千鹤女士。他的妻子应该活了下来,回到了日本。”

   “有确实的证据吗?”

  杨的思绪就像回到了过去一样,直直的盯着远方,不发一言。最后,终于说了一句

   “....没有”

  佐佐木有点发愣,就算山形千鹤这个人真的活着回到了日本,找出她来就已经非常艰难了。而且,这位女性究竟有没有将菜谱带回日本也不确定

终于,到了辞退这件工作的时候了。

   “杨先生,我对【大日本帝国食菜全席】这个伟大的菜谱并不是毫不关心,不如说作为一个料理人有着极强的好奇心。绝对,想要作为杨先生【最后的料理】而再现它。但是,这是一个过于无谋的计划。在日本找出那位山形夫人就不是容易的事情,就算找到了,她是否持有那份菜谱也不能确信。

  很可惜的是,在这种情况下很难接受这份工作”

  杨晴明的反应是怎样的呢,佐佐木屏息默默等待着。

   “您说的不错”

  杨的一句话让佐佐木放下心来,这样就可以离这个不明所以的工作远一点了。佐佐木现在应该做的事情,就是讨回往返北京的交通费,而这件事的商讨对象,刘秘书就可以了

  杨叮叮的按响了桌子上的叫唤铃,刘秘书回应这个铃声进门来。手上端着一个盖着深蓝色布盖着的盆。静静地放到杨面前。

  佐佐木完全预想不到会发生什么。

   “佐佐木先生之前开过店吧?”

   “是,是的”

   “在乃木坂的日本料理店”

  确实,佐佐木五年前开始经营那间店。每天限定八个人,一个人限额四万日元,用尽心思的料理。

   “作为端出的料理质量很高的店。被很多杂志登载过,但是最后的结局却不怎么样。”

结局不好的原因有很多很多。在食材上花了太多钱,佐佐木称为是学习的,边走边吃的费用也很庞大。客流量最开始是很多,然后开始逐渐减少。心心念念的店面开办之后两年都没有支撑到。开始了【最后的料理担当人】这个奇妙的工作之后,全部以这件事情作为理由了。

但是,眼前的这个老人,究竟把自己的事情调查到了什么地步呢

   “店名是【MURA多】。想着为什么不叫【佐佐木】呢,佐佐木先生的本名叫做‘村田满(注:MU RA TA MI TSU RU,村田音同MURA多,满音同充)’啊”

一条一条被说中的事实。佐佐木充这个假名开始使用是从关店时候开始。【最后的料理担当人】这个工作,委托人里面经常会有黑道啊,右翼啊,可疑的宗教团体的教主等等混在里面。用本名的话太危险了就没能使用。

 

  然后,杨晴明接下来的发言让佐佐木哑口无言了。

   “开店的时候借了4250万日元。佐佐木先生,人生果然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呢。”

  这个金额已经虽然用【最后的料理】的报酬减少了一点点,和当初的数字是完全一样的。在杨的圆眼镜的对面,自己全部被看透了。佐佐木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杨晴明拿掉刘拿来的盆上盖着的布。

   “但是人生中有坏的事情发生,接下来也一定会有好的事情发生。(注:祸兮福之相依,福兮祸之所伏w)这是中国人的想法。佐佐木先生,这就是那个好的事情。这回的报酬。”

盆里面,日元的钞票成捆堆积在那里。

  “总共五千万日元。佐佐木先生的借款,这下可以解决了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二百万的报仇变成了二十五倍。有这么多的话,和杨说的一样,能把借款还清。

  佐佐木就像是从喉咙里要伸出手来取一样的想要这笔钱。但是,另一方,也是自己给这个欲望按下刹车。

  目前为止的报酬最高也不过是三百万左右。【大日本食菜全席】可能是伟大的菜谱,但是在人生最后的回忆的料理花上五千万日元那么一笔巨款的人真的存在吗。怎么想都觉得可疑。虽然目前为止有提出过一千万或者两千万的事例,但那充其量是口头的约定,从来没有实际支付过的例子。

  然后佐佐木还在想着这样的事情,为了还借款而开始的【最后的料理】这样的工作,虽然从客户那里收取了高额的报酬,佐佐木心中是有【提供人生最后的回忆】这样的正义存在的。单纯为金钱而制作【最后的料理】的事一次都没有。这就是持续作为【最后的料理担当人】而不背负心理阴影的佐佐木唯一的借口。

  或许是看透了佐佐木心里这样的迷茫,杨一边站起来一边这样说。

  “店面的失败真的是非常可惜的事情。但是,全部都成为了不错的经验。

  佐佐木先生开店失败的理由,并不单是钱。谁也跟不上你的做法,这才是最大的原因。”

  对于杨的话语,佐佐木动摇了。

  “佐佐木先生是除了自己谁都不相信的类型。这个原因,我非常明白。其实,我也和佐佐木一样过早地失去了双亲。不这样的话在这个世界上就生活不下去。但是,就因为这样店面才倒闭了。这个分析,我觉得没有问题,是吗”

  杨晴明说出了更加切中要害的话语,慢慢而正确的重复起来。

  “但是,料理像交响乐。一个人是做不出来的。我也一样孤身一人。但是我手下现在却有几百人的部下

  佐佐木先生,这是重来的机会。这是来自同样遭遇的前辈料理人珍贵的建议。”

  佐佐木的店面倒闭最直接的理由的确是借款。但是,在以前的后厨里,发生过和杨清明指出的一样的情况。

  佐佐木本身的工作是完美的,然后开始强行要求周围也这样做。当然没有人能做到原模原样复制佐佐木的做法。于是,佐佐木完全不向店员委托重要的工作,过分的时候甚至出手去干涉(别人正在进行的工作)。

  自然,失去干劲的人一个个的从店里消失了,最后后厨只剩下了佐佐木一个人。迎来了料理的味道下滑这种最糟糕的结局。

  杨的调查结果甚至在完美以上。挑出对手的弱点的眼里也相当优秀。

  “孤独虽然是一种相当优秀的能量,但是有时候也会引导出不好的能量。现在操纵佐佐木先生的,不正是那种不好的能量吗?”

  佐佐木有种被超厉害的占卜师直截了当地讲出了自己现在最烦恼的事情的感觉。

   “这个时候用钱解决也是很重要的。并不是坏事。和不太好的过去说再见,面向未来。

   这回的工作对我有益处,对佐佐木先生也能派上用场,是笔双赢的生意。”

   杨晴明一边抚摸着眼前的大笔的钱一遍说。

   “一定找到菜谱”

   对佐佐木来说,回答的话语已经没有别的了。

   “先是去看看宫内厅的大膳课比较好吧?佐佐木先生也是有门路的”

   这也被说中了,自己完全成为了杨的操纵人偶一样

   “给,五百万是订金。作为调查费使用吧。注意不要在机场就丢失掉哦。”

   最后,将放了五百万日元的信封藏在包里,佐佐木降落在了羽田机场。

 

 

 

这章相当长...提到了佐佐木的过去并和未来相接...终于开始主线的找回菜谱了...

迟来的祝贺ARASHI的CD出道18周年。以及预祝电影票房大hit!!!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