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bo

I walked ten thousand miles. the thousand miles to see you

麒麟之舌8 上

庆贺二宫和也先生白组司会日更(03.3/00)

 

这章很长...

 

二〇一四年  七月

  收到从宫内省事务局的太田那里来的传真的,两天后

  佐佐木充拜访了浅草三丁目

  那里是山形直太朗的同事·盐崎金太郎的店【SHI O ZA KI】的所在地。店面虽小,却有一种让当地的人会来吃的的小料理店的气氛

  到的时候是白天,所以店铺还没开始经营。因为事前打电话预约过,盐崎的长子把店门并没有上锁就那样的着。店里只有一个白木的柜台,最显眼的地方用漂亮的相框摆设着一张照片

  “这是你父亲吗?”

  “嗯,我父亲和秋山德蔵先生。地点应该是在大膳寮的厨房”

  对于盐崎来说,在大膳寮工作应该也是一生的荣誉了吧

  从店的厨房再往里走是住人的屋子,在小小的客厅里,盐崎金太郎的妻子·静江坐在那里等待着

  已经九十多岁了吧,是很可爱的婆婆。在平民区长大,可以想象年轻的时候应该是这个店的气势惊人的老板娘吧。佐佐木想“拜托她做一份文字烧一定会好吃”

  刚到七月中旬,这天气温已经到三四十度了。是讨厌空调吗?只有古旧的风扇大声地转着

  “那个,我在调查满洲的历史。然后提到了山形直太朗这个名字。您如果有什么知道的请一定要告诉我”

  佐佐木以对方的耳朵不好为前提,特意大声说了

  “诶?什么?”

  就算这样静江也没有听清楚。佐佐木像习惯了一样完全没有在意。因为从开始做【最后的料理担当人】的时候开始,客户也经常是这个样子的

  “山·形·直·太·朗先生”

  “山形直太朗先生啊,真是让人怀念的名字”

  静江的记忆力似乎还留着山形的名字。听了静江的回答,佐佐木觉得似乎被拯救了。宛如传说一样的这个名字第一次要抚开上面的迷雾了

  佐佐木让电风扇稍微关闭了一会,继续说了下去。

  “您先生和山形先生,关系很好吗?”

  “山形先生真的是很厉害的料理人哟。出身是石川县的山中温泉吧。说是外卖屋主人的儿子。和我家先生从浅草的【筑紫轩】开始在就在一起工作。比我家先生做料理厉害多了”

  “和山形先生见过吗?”

  “见过哟。我是【筑紫轩】的服务员”

  “啊,您是这样的身份啊”

  看来这样能得到相当准确的情报了。佐佐木在心里感谢宫内厅的太田。

  “【筑紫轩】是很大的料理店,料理人也有二十人以上吧。政治家宴请艺人的地方哦。我家先生和我基本是同时入的店。我家先生表现不好,经常被头用鞋揍呢。山形先生来的还挺晚的,但是一下子就超过我家先生了。做料理真的是很厉害啊”

  长子端来了放了冰的乌龙茶。打开了电风扇出去了。佐佐木虽然想着在谈论重要的事情的时候电风扇还是关着比较好,但是就让它就那样转着了

  “可是呢,经常做奇怪的料理”

  “什么样的呢?”

  “【筑紫轩】的客人,大家都是经常吃一些高级东西的人。所以山形先生就故意做些平民食物,比如炸夹竹鱼端出去奉客。当然和平民吃的用的原料不同,不可能会难吃”

  “高级料理店端出炸夹竹鱼吗?真是奇怪呢”

  听了静江的话,佐佐木对山形直太朗的形象也逐渐有了实感

  “如果山形先生没去巴黎的话,我也不会和我先生结婚了吧”

  “哈?什么情况?”

  “我也很喜欢山形先生哦”

  佐佐木被已经九十多岁的静江的发言吓到了,但也同时感到欣慰。

  “山形先生去了巴黎吗?”

  “对,忽然的。因为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我才答应了我先生的求婚”

  佐佐木稍微迎合了一下静江的坦白

  “山形先生很帅吗?”

  “嗯,五官轮廓清晰。做料理时候也总做显眼的事情,虽然不是料理长却是店里的看板”

  “在巴黎进行了西餐的修行吗?”

  “对。因为和食西餐都可以做,回日本后立刻被宫内省雇佣了”

  “那个时候,您先生也一起去了大膳寮吗?”

  “我家先生是跟着山形先生去的。他一直都很感谢山形先生。”

 佐佐木对于平民区长大的女性这种说话直率的性子很是感慨

 

 在这里,佐佐木按停了风扇。然后终于开始进入了正题。

 

t.b.c

===================

停了一个...要进正题没进的地方

 

留一点点悬念wwww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