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bo

I walked ten thousand miles. the thousand miles to see you

麒麟之舌8 (下-之下)

  “那,那个孩子现在还活着吗?”

  “那个孩子还健不健在我也不知道,千鹤回国几年后在横滨过世了,那时候曾经把那孩子在我家寄养过一段时间。”

  “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啊”

  “我觉得应该是幸初中的时候,但只是一小段时间”

  “然后就立刻离开了这里是吗?”

  “是,幸在这里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

  “不太好的事情...是吗?”

  “嗯。遭过好几次贼。这片街道很少发生这种事情所以记忆犹新。家里被翻弄过了,她的房间尤其是被翻得乱糟糟的。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好几次”

  “目标是那孩子吗?”

  “最后并没有抓到犯人,所以不太清楚...幸可能是觉得给我家添了麻烦。就从这里离开了。那是最后一次见到她”

  “之后就没有再回过山中温泉是吗?”

  “嗯...”

  在山形直太朗的女儿幸身边发生的盗窃事件,佐佐木任自己的想象膨胀开来。被当成目标的,说不定会是从千鹤手里遗赠的【大日本帝国食菜全席】的菜谱。

  但是,是谁为了什么做出这种事情完全想象不到。而且,这个想象如果不以幸手里持有那个菜谱为前提的话完全无法成立

  “绢代女士知道幸女士的联系方式吗?”

  “一直都有寄来贺年片,但是这几年彻底没有了”

  贺年片断了,是因为山形幸已经死了吗?绢代说着贺年片放在了二楼而上去寻找了

  绢代很快就回来了

  “没找到贺年片,但找到了我先生的手账”  “啊”

  佐佐木从绢代递过来的手帐中的一页里发现了【山形幸】这个名字,旁边记录着电话号码

  “我先生有可能瞒着我,和幸有来往...”

  佐佐木没在意绢代的话,把电话号码抄到了自己的手帐上

 

  已经是只能勉强赶上小松机场今天最后一班飞机的时候了。

  “今天忽然来访真的是非常抱歉”

  “没事,并没有造成什么困扰。但是,佐佐木先生今天能来真的是太好了”

  绢代站在店门口深深的低下头

  “今年我先生过世正好十年了,这十年来,我一直在意着一件事情”

  佐佐木虽然很担心飞机的时间,但还是决定再陪绢代说一会话

  “其实,把幸从这里赶出去的…是我”

  “诶?”

  对于这突然的坦白,佐佐木很惊讶

  “对二哥的死最震惊的就是我先生了,比婆婆程度更深。一直都是一副深受打击的样子

  然后,对那孩子来这里这件事最开心的也是我先生。当成最喜欢的二哥的替身了吧。我丈夫非常宠爱幸,比对待我们自己的儿子还要更加的…

  所以,发生了那种盗窃事件,我放下心来了。这样就可以把这个祸害赶出去了。只要那个孩子不在,我的丈夫一定会变回原来的样子

  我不断的跟幸说你不是应该在这里的人,不断的说,不断的说。然后那个孩子就自己走了

  之后,我丈夫又变回了仿佛失去了人生的价值一样半死不活的状态。会去的地方只有那片白芦笋田了

  咽气之前最后的遗言也不是关于我们儿子的将来,而是那片白芦笋田就拜托我了。我非常的沮丧。说起来很不好意思,我深深的嫉妒着身为异性的二哥。

  但是今天和佐佐木先生说了不少关于二哥的事情后,我释然了。那个人最喜欢的二哥其实是那么出色的料理人。那个人仰慕二哥是肯定的。支持着这样的丈夫的人,除了我没有别人可以胜任了

  成功的把幸的联系方式给了佐佐木先生。总感觉,今天一天一下子赎了不少的罪

  佐佐木先生,真的是非常感谢。跟幸联系上了请一定要传达我的问候。”

  绢代不断的鞠躬,送走了离开店的佐佐木

  佐佐木坐在离开店的出租车上,在脑中描绘着山形幸的形象。父母相继去世,孤身一人的少女,被寄养在亲戚家。最后也因为不断发生的不可思议的盗窃事件而失去了容身之地。

  【大日本帝国食菜全席】的菜谱,真的会把它的持有者带上不幸的道路吗。佐佐木想到这里不禁苦笑

  千鹤如果没把菜谱带回日本的话,更进一步地说她如果没把菜谱托付给女儿幸的话,一切就全部打了水漂。佐佐木还有好长好长一段工作要做。

 

 

 

-------晚上应该还有一章-----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