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bo

I walked ten thousand miles. the thousand miles to see you

麒麟之舌9 上

一九三七年(昭和十二年) 七月

  在外边都可以听到的,直太朗的呼唤声

  “千鹤,鳗鱼饭做好了,吃吗?”

  “要吃—”

  宽阔的厨房里回荡着蒲烧的香味。穿着厨师服的直太朗面前的盛饭台上,放着三碗盖饭

  “又是新作?”

  抱着婴儿的千鹤在厨房露了面,两个人第一个孩子•幸的诞生是去年年末

  “睡着了吗?幸”

  “小幸刚喝了奶,正开心呢”

  “让我抱会”

  千鹤把孩子交给直太朗抱,看向盖饭

  “这是鳗鱼饭吗?”

  “很有意思吧?”

  确实,盖饭的表面看不到鳗鱼,只有白色的东西覆盖着

  “今天在日本是土用丑之日。为了出奶汁得加入鱼白才行”

  千鹤向三碗中的一碗伸出了筷子

  “好吃吗?”

  “哇—,超好吃,日本芋头特别好入口”

  “陛下也特别喜欢鳗鱼,夏天经常会吃到呢。试着在蒲烧鳗鱼上放了芋头”

  “和芋头混合在一起的是什么?鱼子酱?”

  “对,在这个城镇(哈尔滨)里,只有鱼子酱啊三文鱼啊的这种俄罗斯人喜欢的食材才比较便宜。在用汤煮开的山药里加入了鱼子酱和好好敲打过的山椒。每一种食材都用老酒煮过,作为隐藏味道。饭也好好的蒸过了,不可能会难吃”

  “那么多的美味催出来的奶水,这孩子吃了之后长大一定会变成美食家的”

  “在那之前,她身体里流着的可是我们两个的血,一定没问题的”

  二人凝视着在直太朗怀抱里笑不拢嘴的幸

  直太朗和千鹤来这里已经过了五年了。这五年里,没有回过日本一次。直太朗一直把自己关在厨房,制作着【大日本帝国食菜全席】的菜谱

  这五年里只有一次离开了哈尔滨。两个人还没有度过蜜月,于是在来满洲两年的时候,去了大连郊外的名胜地,星浦大和度假宾馆。南满洲铁路沿线的观光业在不断发展,面向外国观光客开放的【大和旅馆】也在满洲的各个城市建立起来。在那之中,两人所选的【星浦大和度假宾馆】,也是在本土都没见过的最高级度假宾馆

  而且两个人的蜜月,以把他一个人留在家里也太可怜了为理由,杨晴明也跟着去了。三天两晚的旅行中,两人跟以前曾经被当做大小姐培养的千鹤学了不少网球之类的活动

 但是,直太朗的休息只有那一段时间,之外就一直在自家的厨房持续的工作着。千鹤也不说一句怨言地跟着他

 

  “直先生,我回来了”

  穿着衬衫的杨晴明大汗淋漓的出现在了厨房后门

  “鳗鱼的香味都飘到了门外,好厉害啊”

  杨的手上,提着大量的蔬菜

  “南瓜的种子,找到了吗?”

  “你看,这里”

  杨的日语也越来越好了

  “哈哈哈,很好很好,多亏了杨,又可以增加一种农作物了”

  “赶快播种吧”

  “鳗鱼饭呢?”

  “那个一会再说。早播种的话就会早有收成”

  这样说了,杨就从厨房下到了地下,直太朗也跟在后面,地下的景象让人甚至怀疑起自己眼睛。

  高有三米多,广度却有一千平方米的地下空间。从天顶悬挂下来几束照明,地面上则全部都是土地,是非常出色的田地

  来满洲的第二年,为了能经常收获那些季节性作物,在三宅少将的资金支持下创造了这个空间。

  “这个南瓜,是第三十二种作物”

  杨一边撒着南瓜种子一边说。

  “杨,我在家乡也做了这样的地下菜园哟”

  “是吗”

  “故乡在日本的北方大陆,虽然做不到这么大规模,但是在田地的尽头挖了个洞”

  “在那里种了蔬菜吗?”

  “白芦笋。在德国,奥地利那边,有叫spargal的春天的果实。日本完全没有入手渠道,所以自己种了试试。这里虽然在用照明提供光照,芦笋却因为需要昏暗反而选择了地下环境。没想到那个时候的经验会在这时候派上用场”

  直太朗用手碰触着这个时候本不应该存在的萝卜的叶子,自豪的这样说。其实这个地下菜园,是直太朗考虑设计【大日本帝国食菜全席】不能缺少的东西

  三宅少将的指示,是要以日本料理为中心做出超过满汉全席的二百道料理,这一个条件而已。

  直太朗最困扰的是,这二百道料理要如何构成。在这里采取的,是日本的四季这个形式整体由【春】【夏】【秋】【冬】这四部分构成。每部分五十一道,总共就是二百零四道,超过了三宅少将要求的二百道。

  但是,如何入手四季特有的食材是个问题。这个时候诞生的就是这个地下农园。在这里,即使是在零下三十度的哈尔滨的冬天,也能收获盛夏的食材。

  关于鱼贝类的保存对策也有了。两年前,本地的百货店开始贩卖叫做【日食家庭冻鱼】的冷冻好的解体鱼和鱼切块。虽然冷冻技术刚刚开始发展,但是在渔业基地的大连有巨大的冷冻库存在着。向那里拜托了不管怎么样都想要入手的鱼贝类的寄存。而且为了运用在竹笋和松茸这种不能在田地里收获的东西的保存上,直太朗不断研究着这种保存方法

  然后关于肉类...直太朗问在地下农园播着南瓜的种子的杨。

  “黑猪怎么样了?”

  直太朗将日本代表的黑猪和名古屋肉鸡寄养在了当地的中国人的农园里。

  杨的表情变得可怕了

  “怎么了?”

  “寄养了黑猪的农家,被关东军赶跑了。那块土地现在好像变成了日本来的农民的东西”

  “怎么会这样.....”

  直太朗也说不出话来

  “自己耕种的土地,全部被关东军夺走了”

  这个时候,正是开拓移民团从本土不断来到满洲的时候。为了这些开拓移民团能得到土地,关东军把中国人的农家不断轰走了。只有满洲帝国繁荣才能制作出的菜谱【大日本帝国食菜全席】,直太朗间接感受到了强迫中国人牺牲的自身的可悲

  或许是察觉到了直太朗的心情,杨一边在农院洒水一边提高声音说

  “直先生,这些蔬菜的出场是什么时候呢?好期待啊”

 

  现在为止感受到了【大日本帝国食菜全席】要登场的,是三年前溥仪登上皇位的继位式那仅仅一次。那之后,虽然溥仪有去日本拜访,但是天皇陛下驾临满洲的消息一次都没听说过。

  就算是这样,直太朗也丝毫不懈怠的使菜谱日新月异的进化着。

--------果咩...tbc...---------------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