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bo

I walked ten thousand miles. the thousand miles to see you

【主相二/SJ】(标题先空着)

OOC.....起名废.....

本来是用波多野神乐的设定写的......所以可能有没改过来的称呼.....

会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迷妹存在感意外的高....

只有竹马上线了....

还有一章来着....



女孩子走出宿舍门,转身把门关上,回头却发现走廊正中央挂着一件黑色的雨衣,地上一滩水

是谁在走廊正中间晾雨衣呢?女孩子揉揉因长时间盯着屏幕而重度近视的眼睛走过去,一边腹诽,一边却忽然想到:那该不会是被挂在那里的什么东西吧?像鬼故事一样。然后又嘲笑自己,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事情发生。

忽然,一道闪电划破夜空,把因为停电而一片漆黑的走廊照亮,那件被挂在走廊的雨衣也被照得一清二楚

那明明是隔壁宿舍的学姐……

绳子从天花板上挂下来,拴在了学姐脖子上。双眼紧闭,脚边一个空空的纸箱子

三个小时后,警察和老师赶过来了,死者是住在这栋楼708寝室的大四学生吉永天美。吉永是青森人,学习还不错,人缘也很好。但最近因为大四实习,同寝室舍友几乎全部搬出去了,只剩下和她对床的河原佳代。而河原佳代今天晚上是请假外宿的,实质上寝室只有她一个人。吉永天美有一个相恋三年的男友,但是一周前那个男的出轨被吉永发现,因而受了很大打击,这几天一直躲在厕所抽着烟打电话。走廊上擦肩而过的时候能闻到很重的烟味。

“学姐死了耶,你知道吗?”

“知道知道,好可怕啊,浅见亲眼看到了啊,是自杀来着?”

“就是那样了吧?我瞄到了一眼学姐被抬走的时候,担架旁边垂下了一根绳子啊”

“但是真亏浅见看到那个都没有叫出来啊,我的话绝对不行呢”

“说不定平常见多了那个啊”

“她不是平常总看推理片来着吗?”

“那不一样,这可是真实的,自己身边的人啊”

“你这么一说我忽然有点害怕浅见了……说不定她杀人也不眨眼的”

“我也好怕她哦”

…………

站在708寝室门口按掌机的猫背男子微微抬眼瞟了一下两个正聊着天回寝室的姑娘,把掌机揣入兜里。转身进屋走到俯身在由寝室铁床改造成的作业台前工作的相叶雅纪身旁

“似乎是可以结案了啊……作为自杀案来讲,动机完美,条件齐全。”

“只除了………………死相”相叶听出是二宫和也,抬起脑袋来

死相,就是指尸体的情况,一般情况下,上吊死亡的死者是被活结压迫颈部血管,脑部供氧不足而死。这种情况下,死者会因为极度缺氧的状态而使劲睁大眼睛,造成眼珠子都要蹦出来的状态,舌头也会因为失去了对下巴的控制力而掉出来。变成民间传说中的“吊死鬼”的形象。

但这次的死者吉永天美显然不是这样,绳套虽然是活结,但双目紧闭,表情安详,嘴中还散发出一种苦杏仁味。

“也就是说,吉永天美的死因并不是上吊,而是氰化钾。是谁把她杀掉,并悬在走廊的,而且想要把死因伪装成自杀以脱罪。”

 

“具体氰化钾是怎么进入死者体内的需要进一步化验才能得知,请把这间寝室封闭起来。另外,给我腾间屋子我想找第一发现者那位小姑娘问几句话”二宫冷眼看着校长和教导主任逐渐僵硬的面部表情,心里偷偷嗤笑。

校长回头怒斥宿管大妈:“快去把那孩子带过来!”

大妈如箭而去。

教导主任陪着笑:“会不会是验尸出现了什么问题?我们这里的孩子怎么会杀人。”

“很抱歉,我们这边出动的是专业的法医,验尸过程中出现问题是不可能的”相叶有多厉害他当然知道。

“那......”校长还想说什么,那边“咚咚”两声门被敲响。

教导主任触电般从椅子上弹起:“我来带您去找空教室“

 

“您请,这边的教室”教导主任带着些许谄媚的笑容,从一旁校工的手里抢过钥匙,躬身开了门。

二宫和也点了点头,背着手走进教室。

大概是因为教导主任依然盯着的原因,平时习惯性的动作竟然有点别扭,身体微微僵硬。回过神来竟已走到了墙角,现在再更换地方已经不可能了,只能就近找把椅子坐下。为了不再出丑努力发出正常的声音:“请把那个同学带过来”

“浅见,过来,警察找你问话。看见什么就答什么啊”老狐狸一般的教导主任想必已经察觉他的不自然,声音听来都变得高昂了

被叫做浅见的女孩子猫着背走进来,脸色微显苍白,抬头看了他一眼又迅速低下去盯地面。刚才被老狐狸看透的事情让他挺不爽的,难道是表现到脸上吓到了人家了?

二宫过去关了门,再回来时脸上带着连中老年大叔都能俘获的笑容:“你是尸体的第一发现者吗?”

看到教导主任被隔到门外,刚才还畏畏缩缩的女孩子一下子恢复精神:“您好,我是浅见祈。是我第一个看到尸体的,也是我拨打的报警电话”

被浅见忽然的转变吓一跳,他眨了眨眼:“我叫二宫和也,是负责这起案子的警察”

“您想问些什么呢?”浅见何止不害怕,刚才躲避着的眼睛现在一闪一闪的写满好奇

“你看到尸体时是几点?”

“17:32吧,那时候我打算去洗手间之前正好看过时间的”

“那时候走廊里人多吗?”

“正好是吃饭时间,所以大家大概都在食堂,走廊里并没有人”

“你觉得她是怎么死的?”问完之后他瞬间想扇自己一巴掌,问的这是什么鬼问题

对面却给出了意想不到的答案:“反正不是上吊自杀”

他感到好奇“为什么?按照死者最近的精神状态与尸体的样子,应该很容易定为自杀啊”

“尸体脖子上没有绞杀痕嘛”

“…………”也是,这连普通大学生都看得出来

“你还真是胆大啊”有点赌气的甩出一句

“平常看多了这种剧啊”浅见倒是答得很坦然

“话说为什么二宫先生这么可爱的人会来当警察啊?”

…… …… ……

被反调戏了……

但是问题还是要回答啊,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没有酷酷的丢过去一句“这不是你管的事情”而是一本正经的回答起来:“因为有个笨蛋说要当警察,我才来陪他的啊”还是这么羞耻的话

“然后呢?你们现在都当了警察吗?”

“结果那家伙最后却转去医科,当了法医,警察只剩了我”还好有司陪着我,这句话他总算没有说出来

“诶……好辛苦啊”

……………………

结果最后也没聊到什么跟案情有关系的内容。

浅见一直嚷着“二宫先生好可爱啊”“二宫先生简直像个爱豆露一样”“二宫先生跟我合个影吧”搞得他羞耻得不行,完全问不下去

最后还是留了号码,“以后我想起什么来会跟二宫先生说的~”浅见笑的非常灿烂

二宫忽然觉得自己被耍了……

 

打开教室门,教导主任果然还在外面等着。看他出来,那个地中海小老头连忙鞠躬问他有没有得到什么有用消息,态度恭敬,眼底的嘲笑却明显到让人无法忽视。他忽然感觉一阵烦躁。

敷衍两句,借口自己回警视厅还有事情做,走向了停车场。

他来时坐的警车还停在那里,一敛来时嚣张的气焰,默默趴在那里,和主人一样的心情不太好。

载自己来的那个人已经为了早一步化验先回去了,他走向驾驶室,却听到路边传来的窃窃私语

“哎,你看,是警察耶”

“真的耶,警察为什么会出现在咱们这种偏远学校啊?谁犯了什么事吗?”

“诶……你还没听说吗?最里面那栋女生宿舍,发现尸体了啊”

“什么?好可怕哦”

“对啊对啊,发现尸体的那个人肯定吓死了”

“这就不对了,听说发现尸体的那个女生,相当淡定哦。”

“诶……看到认识的人的尸体还能那么淡定,那女生就是凶手吧?”

“不会吧,听说还是她报的警啊”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就是贼喊捉贼啊,大家都会想凶手怎么会报警呢,她就是反着利用了这种心理啊”

“嘘……别乱说,不是还没查出什么来呢吗”

“就算不是她,这种人也好可怕啊,说不定她连举把锤子敲烂你的脑袋都会不动声色啊”

“越说越可怕了……”

…… …… ……

又是这种传言,不知道那帮女生怎么想的。那个孩子笑的那么灿烂,暗地里说不定因为这种传言遭到过欺负

二宫没想错,把浅见祈当凶手看待的不只是女生。男生,甚至是部分老师,都觉得“凶手一定是那个发现尸体还完全没反应的女生”。因此而产生的排挤,欺负,孤立似乎也成了约定俗成的事情,逐渐从那层宿舍楼,蔓延至整个学校。但是,宿舍窗户上的油漆对她没什么影响,写着骂语的课桌被空出来,脏兮兮的餐盘隔过去不用,可能会泼下一盆脏水的路绕开走,转角伸出的一条腿被她轻巧跳过,倒是被迫替她受罪的替罪羊们快疯了。于是欺负转变为了冷暴力,没有人跟她说话,她说了两次没人理睬之后也不再开口了,但是虽然没有正面搭话,但是她一直能听到学生或者老师暗地里尖锐的骂语“杀人狂”“变态”“去死”“没有你会更好”

浅见祈冷漠.jpg,只是帮助警察寻找凶手的事情除了出于兴趣又多了点别的什么助燃剂,一天到晚东跑西颠,让自己没有时间去想那么多闲话


【ios手机客户端怎么发纯文字啊....】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