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bo

I walked ten thousand miles. the thousand miles to see you

(づ ̄ ³ ̄)づ
失踪了这么久真是对不起,<(。_。)>
……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有了大纲后不会往里填细节怎么办……
……但是我不会弃的……虽然会很拖……
三天内发下部分……这个案子可以结了……

前部分以前发过……稍微修改了一点点……所以把原来的删了……可惜了大家的爱……

于是……

以下……


二宫和也刚进入驾驶席,还没捂热椅垫,手机嗡嗡震动起来。新着邮件一封,From:相叶雅纪“我发现新疑点了,快回来”
一脚踩到油门上,刚才还无精打采的警车像是打了鸡血般欢快的奔驰在夜路上,仿佛是要甩去不愉快的事情一般跑的飞快。
伸手扭开广播,熟悉的声音传了出来“本次死者身份为普通大学女生,并无特殊身份,我们警方一定会全力抓捕犯人,还广大学生一个安全的学习生活环境”
警视厅发言人樱井翔,眼睛大大形容潇洒,高学历高智商高情商,家里人是政界高官,乍看一个完美的男友。
然而作为十多年的大亲友,二宫和也可以确定的告诉你,樱井翔的形容词应该是吃货颜艺不收拾房间,或许还要加个严苛的日程表。有次二宫曾偷瞄到樱井的手帐,里面日程表记得密密麻麻甚至精细到了分钟,懒散散小宅男表示简直可怕
听着事件相关报道不知不觉已来到相叶所在的实验室,实验室主人张着菱形嘴迎了过来
“nino好慢,我还以为你被美女学生留下了”
“バカ,瞎说”二宫拍了他一下,“你又发现了什么?”
“死者血液里酒精含量严重超标,而且牙齿泛黄,肺叶泛黑,推测有大量抽烟饮酒的不良生活习惯。还有这里”相叶示意他伸手摸死者衣服皮肤“死者浑身湿透,被泡得有些水肿”
“水肿,难道她之前一直在水里泡着吗?”二宫嘟哝着掏出手机,打给了浅见祈
“喂,二宫警官吗?”女孩的声音元气而有活力
“我是二宫和也,我想问一下关于死者生前的情况”
“您请问”
“这个学姐在死亡前几个小时内有没有可能游过泳?”
“我觉得没有,她的泳衣并没有晾出来”
“尸体是湿的,还有水肿,你知道什么有可能导致这个结果的情况吗?”
“我发现学姐的时候遗体旁边有一摊水,是不是和这个有关系呢?”
………………
二宫挂掉电话,转过头来“据说发现遗体时,遗体脚边有一大摊水,后来被保洁拖掉了。你看照片”举起手机给他看line信息
“嗯,那看来死者水肿的原因就是在那摊水里泡的了,但是这和氰化钾中毒没什么关系,还有水是哪里来的呢?”
………………一个问题刚解决,另一个问题又蹦出来了。二宫和也在心里默默抱怨

“话说啊”相叶雅纪手撑上桌子,正面面对侧靠着桌子的二宫和也。
相叶·声音低沉·雅纪眼白已经消失了。根据二宫和也的经验,相叶不是特别开心,就是特别生气,现在并不是开心的场合,但是也没什么可以生气的地方啊
“nino你居然要人家妹子手机号”相叶·似乎特别生气·雅纪
??????这是什么展开?二宫和也一脸懵逼
“人家只是第一目击证人而已,事件还有要拜托人家的呢,单纯方便联系而已”
“那为什么连line号也给她了啊”
“就那么一起……就给她了……反正也是一般联系而已”
“谁知道你们聊什么啊,别人又看不见”
”所以说那只是证人啦”
“证人也不该把什么都给人家啊,警察要有保密措施的嘛”
“???你在生气吗”
“嗯!我生气了”
“我搞不懂你生气的点啊,算了,再这样下去咱俩就吵起来了,我再去找找其他证据”二宫和也说完后转身就出了门

相叶看到二宫出了门,变得更加生气了。但是过了一会,只有一个人也生不起气来。默默来到走廊,靠墙坐下抽烟。还一直在想“nino问我是不是生气了,是,我很生气。nino问我为什么生气了,因为听说nino和那个女生交换了联系方式。明明只是证人而已,我也明白的,为什么看到nino留了女生电话我会这么不爽呢?”
想也想不明白的他决定先不想了,掐了烟换身衣服回了化验室,继续专心化验尸体胃里的东西。
惊醒他的是紧急集合铃,看时间已经过去快一天了
一天内相叶一直不吃不喝不睡的化验,也不想别的,他觉得自己不敢想别的,在逃避着什么
码头发生了重大事故,起因是黑帮火并伤及无辜。刚刚海钓回来的刑事总监大野智大半夜被一个电话叫起,几乎爆发了小宇宙,被手下阻止后把怒火转移至那帮打架斗殴的黑手党,休假的人全部叫回来,没案子的都调去了码头那边,这边就留下了相叶雅纪与二宫和也继续查这个案子

二宫和也依然不打算理相叶,听了解散命令后开始默默收拾东西,像是要再去看看现场
相叶觉得现在放他走的话会出很大问题,虽然具体会出啥问题他也不知道,真要问的话他会告诉你这是直觉。总之他跑了过去:“nino我错了,原谅我吧”
二宫假装没听见,继续收拾
“nino我错了,原谅我吧”“nino我错了,原谅我吧”“nino我错了,原谅我吧”
二宫继续收拾“错哪了?”
“我不该冲nino发火的,nino的话一定记得警察要守住秘密”
…………好像完全不是这个问题啊……二宫和也觉得哪里不对,但不确定究竟是哪里不对,于是他放弃了“请我吃汉堡肉”
刚才还一副委屈得不行样子的相叶雅纪立刻笑成了褶子精“地点nino选~只要你肯原谅我”
“哼,这还差不多。”nino看着他开心的样子深刻怀疑他究竟有没有在认错。开口问了刚才开始一直在意的问题“你昨天几点睡的?黑眼圈好重”
“(‘◇‘)我没睡啊”
“什么?你昨天居然没睡觉?饭呢?吃了吗?”小尖嗓一级爆发中
“(‘◇‘)没吃啊”
“你昨天到现在都干什么了啊?饭也不吃觉也不睡!”小尖嗓二级爆发中
“(‘◇‘)就化验啊”
“化验化验,你就知道化验,吃饭呢?睡觉呢?人最基本的生命活动你都没有,一化起验来就着魔了一样,当初在学校里就是这样,死在手术台怎么办!”小尖嗓三级爆发中
近一天不吃不睡,脑子里一团浆糊的相叶感觉自己已经被自家竹马的音量震的起飞了,晃了晃身子差点没站住
二宫吓了一大跳,立刻撑住他。手穿过相叶肋下,头埋在他怀里“相叶氏,没事吧?”
相叶在晕晕乎乎中感受到怀里人的温度,安心的把全部体重交给他,伸手安抚般的抚摸怀里那颗脑袋“没问题啦”
“你真是吓死我了,下次千万不要这样了”
“nino在担心我吗?好开心”
“才没有,我担心的是借给你的那盘游戏,还不了怎么办?”
完全理解二宫口不对着心说话的相叶当然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善良的不发一言,上手搂住怀中人的腰

这个时候,二宫的手机忽然响了。他触电般从相叶怀里挣脱出来,拿出手机来。
来电显示“浅见祈”
抱的好好的硬生生被打断,相叶已经撅起了嘴,看到来电显示后脸更是彻底黑了下来
二宫按了接听键
“啊,我是。怎么了吗?”
“发现了新线索?”
“到学校去一趟是吗?”
“好的,我尽快赶到”
挂掉电话,拿了包急匆匆要走的二宫被相叶抓住了手腕“干嘛?”
“也带我一起去吧?”
“不行,你得去吃饭睡觉”
“这些路上就可以解决了,带我去嘛”
“你去干嘛啊?人家又不认识你,万一起疑心了怎么办啊”
“没事啦,我跟你熟,她觉得你可信任的话那我也是,我还可以帮你做做笔录什么的,带我去啦”
“行行行,带你去,但是一会去趟餐厅打包点吃的,你要吃完,还有,路上我开车,你睡觉”
“好~~~”知道竹马不会拒绝自己的相叶雅纪表示计划通

下部分大家都会出场的……嗯嗯……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