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bo

I walked ten thousand miles. the thousand miles to see you

 

ひらひらひらら

二宫和也现在一个人站在樱花树下

并不是在拍戏,也不是什么番组的外景

要说堂堂国民爱豆冒着暴露身份然后引起骚乱的危险跑来的原因,那大概就是这棵樱花树到了花期了吧。这棵,位于事务所到总武线车站必经之路上的,樱花树。

 

那天完成了工作,二人按照早已习惯的步调和距离向车站走去。二宫·低头专心玩游戏一点也不看路·反正旁边那家伙在·和也忽然感觉到旁边的人停下了脚步,然后头顶上传来微微的触感。

不小心走了这一会神,手下到了关底的游戏就这样game over,两三天的努力化为泡影。他瞪向相叶:“你忽然干嘛?”

罪魁祸首笑着举起一小片粉嫩的樱花瓣:“这个落到nino头上了”

“…………”

“但是nino本来就白白嫩嫩的,头上落了这片樱花瓣后变得好可爱哦”

对着相叶灿烂到看不见眼白的笑颜,二宫从耳朵开始变红,愤愤丢句:“我又不是你的迷妹,不要拿这种话来撩我啦!”然后在他爽朗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声中加快脚步,直到笑声变成“nino等等我啊”的哀嚎。

 

自那时起已过了数年,俩人从没钱打车只能走路的Jr变成了现在专车接送的大人气爱豆,也极少会有时间一起漫步在樱花树下了(某只花粉症的大兔子没准还会一连打好几个喷嚏)

忽然想起相叶那时灿烂的笑颜,二宫决定自己来看看这树花。

回忆的另一主角现在为了某节目的外景远在海外,而且他又怎么会记得当年的事。

环顾四周,粉红的花瓣随风款款而落,不时有阵阵幽香袭来。还有放学归来的孩子们欢声笑语和过路小情侣的打情骂俏。简直和当年一模一样。

不同的只是少了个人而已……

(如今他已不在身边,落英还依旧缤纷)

 

 

 

 

 

 

 

手机忽然响起,来电显示“Aibaka”

“在干什么呢?”数日不见,听声音依旧元气嘛

“在一个人孤苦伶仃的赏樱花啊,周围全是情侣耶,真恨不得丢个火把过去”

“是吗?要不要来猜猜我现在在哪里?”相叶似乎在笑

“哼,绝对是在哪个美女如云的聚会中。”什么嘛,闲的无聊来调戏我吗?

“噗噗,错了,再猜”

“谁知道你现在在哪里啊……”二宫举着手机絮絮叨叨抱怨。冷不防被圈入一个熟悉而温暖的怀抱

电话那头的声音响起“我想你了哦,所以提前回来找你了。怎么样?是不是看不到我的几天很寂寞,很想我?”

不满他的戏谑,用脑容量很大导致体积也大的脑袋撞上他下巴,哼哼着回答:“才没有”

在他的痛呼声中转过身把脸埋入他怀里:“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关于小和的事情,我当然知道了”

“baka”

 

时光如梭,身边的人大多像直线一般,一次相识后就渐行渐远。但还好有你在,在我的人生中固执的画条波浪线。任周遭光怪陆离,感谢有你相伴

FIN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