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bo

I walked ten thousand miles. the thousand miles to see you

【翻译】麒麟之舌 2

先向等着下文的大家道个歉,这周赶上开学所以忙到无法开电脑...(你明明天天都在舔新糖和新粮

下周会多翻几章 作为补偿

因为我是一边翻译一边阅读的原作,发现这本书章节是按照时间线分的

我担饰演的佐佐木充所处的现代和西岛秀俊叔饰演的山形直太朗所处的近代双线共进

也就是说,会一章现代,一章近代。这章完全没有充大厨的出场,下章才全是充大厨的事情。

(近代部分站在敌方角度讲述那场战争的事情...会不会被屏蔽啊...有点方)

 

 

一九三二年(昭和七年) 六月

 

时间回溯到八十二年前。

还叫做东京机场的羽田机场

在跑道上激烈的转着螺旋桨的,是美/国航空公司研发的,叫做Fokker SuperUniversal的全新客机

东/京机场,是过去日/本飞行大学的地方改装成了国内首个国营民间航空专用的机场。

投入使用是一年左右之前的1931年8月。就算已经过去了一年,依然没有管制塔,周围是一大片茂密的草地,跑道也只有一个。

在那唯一的跑道上,只有一家新型客机的螺旋桨在发出啪啦啪啦声。

飞机里只有六个客位,山形直太朗和妻子千鹤坐在那个位子上。

“我觉得有点害怕

24岁的千鹤,生来第一次坐飞机,觉得非常紧张,紧紧握着直太朗的手。32岁的直太朗也对生来第一次体验的坐飞机而兴奋,手出汗出到湿湿的。

直太朗觉得新婚妻子的“有点害怕”有两种意思。一是对飞机这个交通工具,另一个则是基本没离开过东京自己家的千鹤,要移居到完全没见过的海外居住了。

直太朗考虑着年轻妻子纤细的心思说到

“难得军方为我们准备了这样的客机,得觉得感谢才行啊。”

“是啊,这就像我们的新婚旅行一样呢。大家都是乘船或者搭载列车,我们可以乘坐这么厉害的飞机呢”

千鹤强行露出笑容

直太朗也觉得自己坐在这个座位上不合时宜,飞机内部剩下的四个座位坐的都是看起来像是政府高官的男性。确实厨师和他的妻子在这个日本人基本没有体验过海外旅行的时代,坐在这架新型客机的贵重的座位上什么的,实在是异常的事情。”

但是,这都是为了之后直太朗接受的那个庞大的工作。那并不是直太朗会积极追求的未来。这本来就是发生的事情和本人意志无关的时代。

“肚脐觉得有点难受”

离开陆地的飞机内部,千鹤摸着肚子。可以从窗户外面看到东京的景色。从上空往下看两人都是第一次。千鹤应该还是在害怕,没有时间感受外面的风景。从衬衫中伸出来的洁白的手臂起了鸡皮疙瘩就可以看出来。千鹤应该是想分散注意力,问直太朗

“直太朗先生去过海外吗?”

“嗯,两年前去过巴黎修行”

一边回答,直太朗一边在心里惊讶。连这么基本的事情都没有对妻子说过啊。

和千鹤是一年前通过相亲认识的,半年前结婚的。然后,这半年间,就算是工作忙碌也是住在同一屋檐下的,从来没有说明过自己的情况。

直太朗为了分散千鹤的恐惧心,开始向她说明自己自己的经历。

“我父亲是外卖店的二代目,我认为他似乎不是很喜欢料理。”

山形直太朗出生于石川县山中温泉的外卖店。外卖在东京或者大阪这样的大城市,是指的向艺人所在的茶屋送餐的意思。但是在山中温泉这样的乡下地方,则是向葬礼或者结婚典礼、盂兰盆会这种亲戚聚会的地方送餐的意思。

父亲从祖父那里继承了店之后,虽然肩负了主厨的称号,却是经常从厨房跑出去玩的人。正是因为是这样的人,在直太朗说想做料理人的时候,父亲是反对的。就算是这样,直太朗的想法也没有改变。

在当地的饭店修行了数年后去了大都市,在浅草的大饭店【筑紫轩】工作。

“我被父亲带着去过一次【筑紫轩】”

“对,客人基本都是公司的老总或者政治家”

千鹤的父亲是制造战斗机或者枪那种东西的零件的军需企业的老总。

直太朗进入【筑紫轩】工作后,比任何人都勤奋工作,很快便崭露头角,变得越来越有出息。但是连续三年都做同样的事情的话,也会忽然想要翘班。

“知道我翘班了之后去哪了吗?”

“难道是去和女人见面了吗?”

“哈哈哈,虽然不是那种活色生香的事情,但是我确实是恋爱了”

直太朗在白天过后的空闲时间,从【筑紫轩】跑出来,沉迷在某个地方。那是同样在浅草的一家西餐馆【东洋食堂】。当时,西餐在银座或日本桥之类的地方作为时尚的料理逐渐扩散。直太朗也无法抑制对于那种料理的好奇心。直太朗决定了自己的规矩。那就是【吃到了好吃的东西,一定要自己做做看】。那个时候也遵从了自己的规矩。

最开始只有白天过后的空闲时间去【东洋食堂】,后来变成关店后和进店前也会过去了。

然后,直太朗把从那里学到的做法也用到了【筑紫轩】,做成了和风的汉堡肉啊炖肉啊。增加了一点点玩闹的心理却得到了客人们的一致好评

然后,有一个机会拜访了这样的直太朗。

喜欢直太朗的料理的熟客里面,有一个商社的老总,向他推荐了去巴黎进修的机会。直太朗立刻接受了这个邀请。坐西伯利亚特快前往了巴黎。

“不害怕吗?”

“虽然语言方面很困扰,但是很开心哟。酱鹅肝和松露当然是这样,蔬菜也有好多完全没有见过的。从肉里面、鱼里面、蔬菜里面、甚至从海龟里面出汁。

而且,对于料理的想法也和我们完全不一样。日/本/人认为,料理是从菜刀产生的,但是法/国/人却认为料理是从炉灶中产生的。”

千鹤看着一说到料理的事情就停不住话头的直太朗,第一次知道自己的丈夫原来是这么能说的人。

“但是,最后变成了这样想。日本料理有日本料理的优点,法国料理也有法国料理的优点。最后把它们的优点融合就好了。”

直太朗在巴黎度过了两年半,再次回到了【筑紫轩】,想在【筑紫轩】制作新的和食。抱着这样的想法在回程过程中兴奋的直太朗,却在到达日本的时候被告知下一份工作已经确定了。

“让我猜猜吧,是确定去宫内省工作了吧”【宫内省:总管皇/室的收支、衣食、杂务等宫中之事,同时也兼管诸国献上的食料和御料地(皇/室直辖)。 1949年叫宫内厅。= =就是要进御膳房】

到了这个时候,千鹤的表情中生来第一次坐飞机的恐惧心终于彻底消失了。

“猜对了,和食和西餐两边都可以做的料理人很少有,宫内省也觉得很有价值吧。工资也不低。立刻进了大膳寮。”

“不能扯到工资上哦。为天/皇/陛/下做饭什么的,是无上的名誉啊。”

这个时候,飞机机身开始大幅度的摇晃起来。

“发生什么了?”

再一次的,千鹤的脸色发生了变化。客机飞入了乱气流吧,并没有这样的说明。两人并没有得知飞机摇晃的原因的权利。

“没事的,日本的飞行员是世界第一。”

作为料理人的直太朗不应该拥有这样的知识,但是他握住了在轻轻发抖的千鹤的手,用比刚才更大的声音继续说下去。

“告诉你进了大膳堂之后最好的事情吧”

还在意摇晃的飞机机体的千鹤,拼命地把注意力集中到直太朗的话上

“既不是工资也不是名誉,在大膳堂里面啊,有怪物存在着”

“怪物?”

“大膳堂的料理长被叫做主厨长。有一个已经担任了十五年主厨长的人,秋山德蔵存在。我觉得不会有比我工作更仔细的料理人存在了,但是秋山先生比我细致好几倍”

“大膳寮里还有那样的人啊”

“有很多啊,被改正了之前的做法。但是呢,秋山先生厉害的地方是,好的东西就是好的,不好的东西就是不好的,绝对不会改变的

我习惯了这个职场之后,又开始在准备和食的时候增加一点点西餐的要素。大膳堂是很保守的地方,所以不能像【筑紫轩】那样。当时被上面狠狠训斥了呢。

但是,这个时候出来保护我的料理的,就是秋山先生了。说着‘好吃的料理有什么错’呢”

“秋山先生很喜欢直太朗先生的料理呢”

“是啊,但是,你猜猜我为什么要做这么麻烦的料理?”

“把和食跟西餐融合起来?”

“对,你觉得是为什么?”

“那是...直太朗只是单纯想让吃的人开心不是吗?”

“完全正确。这是做料理时候最基本的精神啊

人类如果只是想填满胃袋的话,吃生肉和果实就可以生存。生肉里面包含了动物内脏,从那里也可以摄取矿物质。没有摄取盐分的必要。

那么,料理是怎么诞生的呢?就是为了大家吃的开心。没有经过加工的食物和料理的区别,就是吃的人会不会开心了。

所以,我想成为做出世界上能最让人吃了之后觉得开心的料理的料理人,一直都是这样想的”

这样说着,直太朗露出了有点害羞的表情。千鹤出神地望着这样的直太朗。

“一次就好了好想吃直太朗的料理啊。但是吃陛/下的料理会不会遭报应啊。”

这个时候,飞机飞出了乱气流,机体也彻底的不再摇晃了。

 

在一年前,向千鹤介绍直太朗的,是宫内省大膳堂的上司。直太朗觉得,还没有好好看过照片就成为结婚对象什么的太失礼了。那是因为听说了千鹤作为公司老总的闺女,从小吃的就是好东西。

举行结婚仪式的是去年十二月月初。

然后,今年正月初第一份工作的时候,直太朗被同一个上司叫走了。上司似乎很难开口的样子这样说了。

“明明刚结婚没多久,真是很难托付你这种事情。”

直太朗觉得,反正大概是需要去欧洲什么的买食材或者餐具吧。

“是海外吗?”

“啊,是的”

“是哪里?法/国吗?还是英/国?”

但是,上司想说的【海外】并不是这种国家。

“可以吗?这是为了国家的重大的任务。”

上司的态度有着和平常完全不一样的紧迫感。

“想让你去满/洲”

“诶?满/洲?去满/洲做什么呢?”

“是军队的工作”

“是军队的伙食吗?”

“说实话,我也不太清楚,这种事情宫内省第一次遇到。”

满/洲当然不会有日/本/皇/室的成员在那里生活。不是自己现在的工作所能触及到的地方在这一点是肯定的。而且,军队的工作,是指要把自己的所属从宫内省调到军队吗?

想确认的事情山一样多。但是直太朗明白再问上司也回答不出什么来。于是换成了简单的问题。

“需要花费多长时间呢?”

“这个也不太清楚。”

直太朗进了宫内省大膳堂才不过三年时间。确定了现在这份工作的时候,不仅直太朗自己,故乡的亲戚也为这巨大的名誉而非常开心,包括反对他成为料理人的父亲。而且这个职场还有秋山德蔵这个伟大的料理人在。还有很多很多可以学习的事情。直太朗虽然不敢确认,但是隐隐约约觉得这件工作会成为一生的事业。

但是,这样的人生忽然迎来了急转弯。

直太朗的表情过于阴暗了吧,上司也尽全力说出了自己知道的情报。

“在满/洲的房子全部由军/队准备,也不需要租金,可以把千鹤小姐带过去,还说工资会出这里的三倍以上。”

就算被说了可以拿到三倍工资,要做什么都不知道也实在让人不知道是不是应该高兴。直太朗最后又问了一个问题。

“有没有可能辞退呢?”

上司用强硬的口吻这样总结了

“这是为了国家。希望你去满/洲并以此为荣。”

然后半年的时间一下子过去,直太朗和千鹤这天登上了去往满/洲的飞机。最终,从一月到现在的半年时间,从上司那里得知的新情报也基本没有。只是,出发的时候,指示他到那里后去找关/东/军/司/令/部的三宅太蔵少将。

直太朗自己也只拥有这么一点点情报。千鹤觉得不安也是正常的事情。

客机到达的是大连机场,大连是满/州最大的城市

 

评论

热度(7)

  1. 二宫InoriChocob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