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bo

I walked ten thousand miles. the thousand miles to see you

麒麟之舌8 (下-之上)

  “绢代女士那个时候和千鹤女士见面了是吗?”

  “嗯,那个时候是第一次见到她。千鹤回国的路上想必是经历了一番苦劳吧。但依然是和我这个乡下人不同的城里女人呢”

  佐佐木想,从这句话声音的起伏看来绢代对直太朗的厌恶感也波及到了千鹤身上。但是,和盐崎静江说的一样,直太朗的妻子千鹤,从满洲回来果然直接去了老家山中温泉

  这样的话,【大/日/本/帝/国/食/菜/全/席】的菜谱就十分有可能在这里了

  “那个时候,千鹤有留下直太朗的遗物什么的吗?”

  “现在也很珍惜的保存着”

  “真的吗?”

  从田地回到店里,绢代上了二楼去找那个遗物。佐佐木稍微有点紧张地等着。如果真的能拿到菜谱的话,就没有白白特意跑来北方了

  回来的绢代,递到佐佐木面前的是用漂白的包袱布包裹的棒状物

  “可以打开看看吗?”

  “请”

  打开包袱皮,和佐佐木的期待完全相反的,出现了一把日式菜刀

  “好像说是在宫内省干活的时候买的,二哥在世的时候一直珍惜的东西”

  把手是未上漆的圆木,刻有山形直太朗的名字,到手之后就一直放置着吧,刀刃已经生锈了。佐佐木心都快碎了,但还是没有放弃

  “从满洲带回来的遗物,只有这个吗?”

  绢代沉默了一会。似乎在努力的回忆过去

  “只有这个了,当时还活着的婆婆也问了有没有二哥的遗发什么的,但是千鹤说逃命回来的时候根本没有那个时间,努力的谢罪了”

  “是吗...”

  些微的希望也干脆的消失了。但是千鹤为什么来到这里也完全隐瞒了菜谱的事情,不能像菜刀一样放在这里的话,至少让直太朗的生母知道这件事也好嘛

  佐佐木心里只有不安。杨晴明猜测的,千鹤把【大日本食菜全席】的菜谱带回了日本可能完全搞错了

  绢代在继续说着那个时候的事情

  “千鹤说,回来的时候,八月九日,二哥/被/中/国/人/杀了。婆婆和我先生很伤心的听着。我先生他非常消沉,三天左右都不吃不喝”

  对当时逃命的日本人来说,不仅是苏联人,被日/本/人/凌/虐/过的中/国/人/说不定也是威胁

  通过绢代的话,直太朗得到了很多关于直太朗的情报。但是,关键的菜谱不在这里。现在要怎么寻找它呢,一点眉目都没有

  “直太朗相关的情报,就这些了是吗....”

  佐佐木看着手表,开始了最终确认。然后.....

  “然后就是关于他女儿的事情了吧”

  “诶?女儿?是谁的?”

  “二哥的独生女”

  “还有那么个孩子是吗?”

  “回国的时候千鹤把她也带回来了。当时应该是小学生吧”

  “名字呢?”

  “叫幸”

  佐佐木心中停止的钟表,它的秒针又开始滴滴答答的动了起来。直太朗的长女,幸。当时如果是小学生的话,现在应该是七十岁左右。如果还活着的话,会是寻找菜谱的最大的线索

  “那,那个孩子现在还活着吗?”

  “那个孩子还健不健在我也不知道,千鹤回国几年后在横滨过世了,那时候曾经把那孩子在我家寄养过一段时间。”

  “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啊”

  

------tbc--------

评论

热度(5)